快捷搜索:  as  test

曾经市值千亿如今艰难转型国民科技品牌还有救

  这句广告语曾经家喻户晓,甚至被誉为广告文案的经典。然而,经典文案背后的联想集团却渐渐失去光环,不再是那个能够给我们带来无限“联想”的科技巨人。

  2018年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联想控股以3162.63亿元人民币的总营收位列500强民企的第6位。看起来这仍然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可是要知道,早在上世纪末,联想就夺取该榜的榜首位置。

  那时的联想不但是中国民营经济的代表,更是中国高科600730)技产业的希望。20年过去,曾经处于同一水平线的华为营收规模已经是联想的两倍,代表新兴互联网经济的BATJ也逐渐赶超上来。而联想则显得后劲不足,总营收连续多年在3000亿元左右徘徊。

  比经营规模更让人担心的则是联想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号召力。联想曾经是中国科技产业当之无愧的旗手,联想产品就是高科技的代名词。但曾经寄予厚望的手机业务发展不尽如人意,在互联网教育、电子商务、AI等方向的多次尝试也都难言成功。

  公众以及投资者对联想的失望情绪在资本市场上得到充分反映,其估值也早已被自己当年身后的BATJ等科技企业远远地抛在身后。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正处于百废待兴、蓬勃发展的改革开放初期,各行各业都被解放思想、发展经济的浪潮鼓舞着,代表中国科学技术最高水平的中国科学院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1984年11月,经中科院批准,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投资20万元人民币,创办了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联想集团的前身。创办之初的联想公司从总经理到员工总计11人,全都是中科院计算所的成员。

  然而,虽然背靠中科院这棵大树,成立之初的联想公司却并没有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甚至还曾经尝试过卖杂货的业务。就在这时,倪光南的出现奠定了联想第一次大发展的基石。

  当时微机已经开始进入中国市场,但却因为不能处理汉字而难以在中国得到充分的利用。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的倪光南刚刚从加拿大回到中国,试图将自己发明的汉字处理技术产品化。计算机公司看中了这一点,力邀倪光南加入公司担任总工程师,开发并销售LX-80联想式汉字系统,这就是后来的“联想式汉卡”。

  凭借联想式汉卡,联想顺利拿下中科院某下属公司500台进口IBM微机的验机、培训和服务业务,获利70万元。这500台微机全部装配联想式汉卡,为公司赚取了事业发展的第一桶金。

  随后,计算机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在国内代理IBM微机和后期的AST微机,在1985年到1987年,公司获利1200多万元,年均增速超过500%,而联想式汉卡就占据了总产值和利税的38.1%和45.6%。

  1988年3月,柳传志在“中科院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上表示:“我们主要以联想式汉卡作为拳头产品,作为龙头,带动起整个经销。”

  同年,联想式汉卡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倪光南又将技术研发的方向转向了微型计算机。1989年3月,“联想Q286微机”运算速度是当时中国市场上高端机型AST286的1.7倍。随后,联想系列微机在中国市场上全面上市。

  联想系列微机的推出,使得计算机公司销售额的年化增长率从1991年到1994年间保持在50%以上的水平。1992年,倪光南又提出激光打印机项目和程控交换机项目,并开始研发相关芯片。

  随着计算机公司的高速发展,公司于1989年11月正式更名为“北京联想集团公司”,主管单位从计算所变成了中科院,柳传志担任联想集团总裁。在联想集团的成立大会上,柳传志表示“联想集团以开发成功联想汉字系统起家并由此而得名”,还宣布集团“已经形成了技工贸立体结构”。

  联想的技工贸路线年,联想集团凭借微机产品再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这是联想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获得这项大奖。自此之后,联想再也没有染指过这项奖励。

  但在另一个重要项目——“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上,柳传志和倪光南却产生了严重分歧。总工程师倪光南主张走技术路线,选择芯片为主攻方向,对标英特尔芯片技术,希望全力开展“中国芯”工程,是为“技工贸”;而总裁柳传志主张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加大自主品牌产品的打造,而芯片、操作系统自己制造不如买,是为“贸工技”。

  随后,联想进行拆分重组,原有的代理销售业务剥离,由新成立的神州数码接管;其余大部分业务则重组为新的联想集团。同时,联想控股成立,柳传志担任董事长兼总裁,统管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

  2011年11月末,在联想新移动设备的发布会上,联想宣布拓展智能手机业务。2012年初,联想正式发布“PC+”战略,通过“四屏一云”打造“PC+”领域领先厂商。联想移动业务事业部提出了做大移动业务的“1-2-3-4”业务模型。

  在PC业务上,为了夺回全球第一的位置,联想宣布以178.5亿日元收购富士通PC业务51%的股份。随后,联想成立“智能设备业务集团”。同年7月,杨元庆再次表示“AI是信息产业的未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赌上身家性命”。

  从2017年开始,积极追求更大发展的联想集团再次开启了多元化的道路。吸取了过往多元化失利的教训,联想集团此次采取的是相关多元化的战略。不再盲目追求热点,而是基于自身特点选择多元化方向,联想依然坚持2012年提出的“PC+”战略。其中,PC是联想的发家及支柱产品,而“+”则包括:智能终端设备、后台基础设备以及云服务。

  2017/2018财年,联想PC业务营收324亿美元,占集团整体收入的71.4%;移动业务营收72亿美元,占集团整体收入的15.97%;数据中心业务营收44亿美元,占集团整体收入的9.69%。从营收构成上看,数据中心及移动业务尚未成为联想集团的支柱性产品。而联想集团也没有公布各个业务板块的盈利情况。

  但相对于庞大的经营规模,联想的经营质量却差强人意。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联想集团的净利润一直处于剧烈波动中。在净利润最高的2014/2015财年,联想的归母净利润也只有50.83亿元人民币(按当年汇率计算),销售净利润率仅有1.81%。

  杨元庆表示,联想将从两个方面发力:一是提供更加智能、能够无缝连接到云内容、云应用和云服务的智能物联设备;二是搭建SIoT智能物联生态平台,与更多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动设备的智能化创新。

  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联想并不缺乏重大的发展机遇。而且联想往往也能够发现这些机会并投身其中。但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最终执行的效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

  2017/2018财年,联想的研发投入为80.09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率为2.8%。以绝对数额来看,联想的研发支出似乎并不算少。但要知道许多国内外著名的科技企业如谷歌、微软等的研发费用比率都在10%以上。国内的科技企业华为公司2017年的研发投入为897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率达到14.9%。

  从规避研发风险的角度出发,联想更愿意用资本手段通过“买买买”的方式来获取较为成熟的专利和技术。收购IBM的PC业务,不仅给联想带来了市场份额和营收,也为联想带来了相关专利和技术。同样的,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也给联想带来2000多个移动通讯专利技术和谷歌的专利授权,从而增强了联想的技术实力。

  本案例所提供的信息并不一定代表相关公司观点。本案例版权属于长江商学院,授权《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刊发,不得复印、转发或向特定读者群以外的人士传阅。本案例由长江商学院案例研究员祝运海在长江商学院李伟教授指导下撰写,《中国经营报》编发有删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